《魔弦传说》西方手艺打造“东方眼睛” 热片推荐-娱情星空 王晓丹 2314139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娱情星空 > 热片推荐

《魔弦传说》西方手艺打造“东方眼睛”

2017-01-22 | 来源: 新浪娱乐

《魔弦传说》剧照

《魔弦传说》剧照

导演奈特是好莱坞著名“富二代”,他的父亲是知名体育品牌耐克公司的创始人

导演奈特是好莱坞著名“富二代”,他的父亲是知名体育品牌耐克公司的创始人  

  《魔弦传说》是莱卡工作室的第四部动画。该片在北美上映之后,据说赢得了良好的口碑,目前在IMDB上的评分为7.9分,直逼8.1分的《疯狂动物城》。然而,就北美票房来看,《魔弦传说》的收益却不及莱卡的前三部作品,成为首映周末票房最低的莱卡电影。目前,该片在大陆的首日票房为675万,上映6天票房2800万,只能算差强人意。《魔弦传说》最大的优点还是莱卡工作室制作精良的“定格动画”,基本可以代表此类动画的最高工艺水准,也获得了2016年几乎所有动画奖项的提名。题材上也另辟蹊径,首次尝试东方题材,影片的创作者们为故事中的主角精心搭建了一个“微型的日式村落”,融合了日本的妖怪传说和浮世绘风格的场景,各方面都取材自典型的日本元素。但是究其根本,依然只是一个视觉上的“东方”,故事情节样式还是遵循了好莱坞的奇幻冒险类型路数。

       视角 亚洲文化的壳,美国价值的芯

  从莱卡之前的几部片子《鬼妈妈》、《通灵男孩诺曼》、《盒子怪》来看,莱卡最擅长的还是用怪诞、恐怖的外壳来讲一个充满纯真美好的故事,与迪士尼、皮克斯等其他好莱坞动画电影相比,莱卡更像是动画界的蒂姆·波顿,而这种独特的风格也正是莱卡的成功所在。《魔弦传说》中,我们也可以看到莱卡在这方面做出的努力——男主角久保刚生下来就有一只眼睛被祖父挖走了,久保的两个姑姑戴着恐怖的面具,神志不清的妈妈和久保住在山洞里,不停地警告久保“不要在晚上出门”。不得不说,影片在开篇吊足了观众胃口,恐怖中带着活泼,活泼里不乏神秘。故事发展中后段,已经能看出端倪,这还是一个赞扬家庭之爱的经典好莱坞故事——人的爱永远是最伟大最具力量的,天神虽完美,但这完美是冷漠无情的。在影片的最后,久保用爱的力量让自己“邪恶”的天神祖父化成了拥有眼睛的凡人。

  很多人评价这部电影为“披着东方外壳的西方故事”,稍有不妥之处在于——时至今日,我们很难再简单地用“东方”和“西方”去划分文化上的价值观,人们看世界的视角早已多元化复杂化。我们只能说,从这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一部分欧美创作者们所理解的亚洲文化——这里面关乎生与死、人性与神性、家庭与爱、我们从哪里来等等宏大的母题。

    主题 久保的眼睛也是我们的眼睛

  近年来,这样有着亚洲元素的欧美动画电影比比皆是,如《花木兰》、《功夫熊猫》等等。对中国(或者日本等亚洲观众)观众来说,由于创作者身份的特殊性,我们从影片中看到的亚洲文化其实是已经陌生化了的,这不再是我们平日里所直接接触到的亚洲文化,而是西方人眼中的亚洲文化。在这个含义上,这种文化上的错位暗合了《魔弦传说》中“眼睛”的意义。人类用眼睛看人,也用眼睛感知他人的灵魂,灵魂中的情感与价值判断,也会通过“眼睛”传达到我们的头脑中。“眼睛”在这里是一个中介,正如我们看电影,既是在通过自己的眼睛看世界,也是在通过他人的眼睛看世界一样。在《魔弦传说》这个故事中,主人公不断讲着故事,这和看故事的我们形成一种镜像。妈妈给久保讲故事,久保再给世人讲故事。一些故事中的传说成为现实,一些被隐瞒的故事改变了原有故事的面貌。

  《魔弦传说》所折射出的文化和哲学意义,要比故事主题有趣得多。影片在台湾和香港分别被翻译为《酷宝:魔弦传说》和《捉妖敢死队》,之前它还有一个更平易近人的名字叫《久保与二弦琴》,而我可能更想让这部影片叫做《久保的眼睛》。

  ■ 导演谈

  黑泽明对我影响最大

  《魔弦传说》导演、莱卡公司CEO特拉维斯·奈特

  Q:电影也建立在亚洲文化的基础上,当时是怎样构思这个故事的呢?

  A: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听妈妈给我讲故事,最爱关于奇幻、冒险的题材,所以就确定了这个大方向,之后就往里面填充内容,人物、角色性格等。另外我也很喜欢日本漫画,我想将所有自己喜欢的东西集合在一起,例如幻想、定格动画、武士故事与日本艺术都想凝聚于此。尤其从久保这个角色里能看到我自己,他是一个艺术家、音乐家,也是一个讲故事的人,他从小孩变成大人的过程与我的经历很相似。

  Q:制作电影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呢?莱卡的动画比较偏黑暗系,有没有考虑过儿童的接受程度?

  A:剧本环节就有不少挑战,要保证故事是有意义的,建立鲜明的世界观和主题;创造电影对我们挑战很大,因为之前从来没做过这么大规模的电影,也为这个想象的世界设计了很多场景,例如冰天雪地、巨大的怪兽、水下的眼睛花园等,要将这些细节做到位非常复杂。至于黑暗系的画风,我们并没对孩子的智力和成熟做要求,这个电影是面向家庭的,融合了生命、欢乐、伤痛、黑暗与温暖,孩子能处理和理解很多事情,目前看起来成效也不错。

  Q:电影中借鉴过哪些作品?有没有对你影响很大的导演?

  A:对我影响最大的导演应该是黑泽明,他是现代电影院的开启者之一,他的调度、灯光、剪辑都给我很深刻的印象,例如《七武士》给我很大的启发。还有宫崎骏,他对电影的感知度是值得深究的。张艺谋的《英雄》我也看过很多遍,学会怎么把东方元素用得行云流水,也给我不少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  Q:电影里布景数量很多,风格区别也很大,这个是定格动画中少有的,那么哪个场景花的时间最多?

  A:有人说《魔弦传说》像一部公路电影,每到一个地方都是新的场景,做定格动画肯定是希望能循环使用大环境布景,但电影最后才回到了开场的地方。雪地、海滩满是落叶的难度都很大。最麻烦的是久保幻境中的折纸世界,那个场景都是折纸做的,我们用了微缩模型、数字模型、实物人偶和CG渲染……总之你能想到的技术都派上用场了。

  Q:影片讲述的故事里有很多经典魔幻电影的种子,有哪些同类经典的作品给了你灵感?

  A:奇幻类作品确实有一些套路可以借鉴,从《哈利·波特》到《魔戒》,甚至《星球大战》都遵循了套路。我不想让剧情太常规,因此设置了很多意想不到的转折,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,《魔弦传说》里的反派月亮王在设计时候藏了《星战》的彩蛋。

  撰文:曲冒冒

责任编辑: 王晓丹